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专题专栏 > 嘉庚精神
陈嘉庚事迹一
[2014-11-10] 【字体:

陈嘉庚事迹一

——“嘉庚先生常请我吃榴莲糕” 集美故人回忆陈嘉庚

   陈嘉庚先生为修建校舍及筹募学校经费煞费苦心。新中国成立后,嘉庚先生回国长住故乡集美,他除经常检查学校工作、关心师生生活外,还继续募集巨资,亲自筹划学校扩建。

  在集美学校委员会副主任陈忠信的眼里,嘉庚先生是一位慈祥而又威严的老人。近日,在一次专访中,今年已60岁的陈忠信打开了回忆的匣子,让时光倒退至半个多世纪以前。

  和蔼的八旬老人

  1956年1月,陈嘉庚先生将集美学校校董会改组成集美学校委员会,负责主持有关各校机构设置、办学规模、经费分配、基本建设及公共活动的联系等事宜,陈忠信的父亲陈仁杰当时担任集美学校委员会的建筑部主任。

  陈忠信回忆说,陈嘉庚先生1958年迁入校主住宅,也就是如今的陈嘉庚先生故居。每个周六下午,父亲陈仁杰都要去嘉庚先生的住所汇报工作,而当时才4岁的陈忠信也经常跟着父亲一起去见嘉庚先生。“嘉庚先生当时已经80多岁了,跟父亲谈完工作,就拉一拉家常,经常对我说些鼓励的话。”陈忠信当时觉得,陈嘉庚先生就是一位慈祥和蔼的老人。

  严谨细致的校主

  抗战胜利后,各校复员,而集美校舍坍塌大半。陈嘉庚先生为修建校舍及筹募学校经费煞费苦心。新中国成立后,嘉庚先生回国长住故乡集美,他除经常检查学校工作、关心师生生活外,还继续募集巨资,亲自筹划学校扩建。“嘉庚先生从海外募集资金,修复集美学校,并从自己的女婿那要了560万港币,修复厦门大学。”陈忠信介绍说,这段期间新建校舍的面积,厦门大学方面为原来面积的一倍,集美各校为原来面积的两倍以上。

  当时陈嘉庚先生已经80多岁了,每天执杖步行,早上出门巡视工地,下午到学校看望师生。“他还经常出题考学校管理人员和建筑工匠———一堵墙长宽多少?一根柱子需要多少建筑材料?我的父亲当时担任校委会建筑部主任,还被陈嘉庚先生考过珠算。”陈忠信说。

  威严的老父亲

  对工作严谨细致,对孩童慈祥和蔼的陈嘉庚先生,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则是一位威严的父亲。据陈忠信回忆,当时陈嘉庚先生的第八个儿子陈国怀特意回集美照顾老父亲,陈国怀那时已年过花甲,但每天跟老父亲在饭桌上吃饭却十分拘束,匆匆吃完便跑到住在附近的陈忠信家里。“他一进门就问我父亲,还有没有饭,因为在家里吃饭规矩多,不能吃太快也不能太慢,他没吃饱。”陈忠信笑着说。

  陈忠信回忆起他最后一次在集美见到陈嘉庚先生的情景,那是在1959年的冬天,快过年了,陈忠信像往常一样在周六的下午陪父亲去向陈嘉庚先生汇报工作。“我最喜欢榴莲糕,以前陈嘉庚先生经常拿给我吃,那一次榴莲糕已经没有了,陈嘉庚先生给了我两个芦柑。”陈忠信回忆说,那是他最后一次见陈嘉庚先生,先生还摸了摸他的头发。


收藏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